Public Release: 

新大陆最古老犬类和近东地区山羊驯化的基因路线图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IMAGE

IMAGE: A domestic male leader goat from the Bakhtiari nomad tribe in Kouhrang, Central Zagros (Iran). view more 

Credit: [Credit: Marjan Mashkour, 2001.]

据新的研究披露,北美最早的犬类是随人一同到达新大陆的,它们的祖先来自西伯利亚而非对北美狼的驯化。这些古老的犬类是北美最早的家犬,但它们几乎消亡殆尽,时间大体在欧洲人到达美洲之后。Linda Goodman 和 Elinor Karlsson在相关的《视角》中写道:“犬类在美洲存活兴旺了数千年之久,但它们为什么却在欧洲人到来之后却迅速且几乎完全消失了仍然是一个谜。”据考古记录,家犬在9900年前首次出现于美洲,比最早的人类活动迹象晚了近6000年。然而,它们到达的确切时间以及它们相关的地理源头则并不清楚。Máire Ní Leathlobhair等人在此将考古学与基因组分析结合,对这些所谓的“接触前”美洲犬类(即在欧洲人于15世纪到达美洲前已经存在于这里的家犬)的起源进行了前所未有的详细调查。研究人员的综合分析同时涉及现代狗和古代狗的DNA,其中包括从北美和西伯利亚考古遗址中找到的DNA。他们发现,“接触前”的狗源自一个有着独特基因的分支,它们与9000年前西伯利亚东部的一种古代雪橇狗的品种最为接近。而且,古代北美大陆的狗并非源自对本地物种的驯化,相反,他们是在美洲首批定居者到达数千年之后经白令陆桥引入美洲的,这与考古证据密切吻合。如今,这些狗与它们的基因痕迹几乎消失殆尽;作者在相关的《视角》中猜测,这可能是因为欧洲殖民者阻止了对它们的销售和繁育。但是,Ní Leathlobhair和同事宣称,他们实际上找到了这些狗唯一还存在的遗存物————一种全球都有的可传播的犬类性病肿瘤。在相关的《视角》中,Goodman 和 Karlsson凸显了基因组技术在恢复这些被陈年往事中所具有的力量,尽管其还存在着局限性。作者们写道:“这些接触前的美洲犬的故事只不过刚刚开讲。”

在另一则古代动物的基因组研究中,Kevin Daly等证明,在新月沃土中对山羊的驯化过程是向四方扩散的,它涉及了几个来源的古代野生山羊,它们导致了近东地区有众多基因与地理上不同的新石器时期的山羊种群。这项研究为选育良性特征(包括颜色)提供了证据。目前的数据表明,山羊的驯化发生在8000-9000年前左右的新月沃土,但有关这一过程如何发生的证据则不令人信服。为了确定这一最初的驯化是否作为单一事件发生并接着在整个远东地区扩散,还是它发生于多个地区的不同山羊种群,Daly等人分析了采自古代山羊标本的基因数据,它们来自从旧石器时代至中世纪的整个近东地区。在新石器时期的样本中,作者发现了在基因上互不相同的驯化山羊亚群,它们的地理分布集中在新月沃土的西部、东部和南部地区。据作者报告,在较晚的后新石器样本中,这一模式发生变化,它们的趋异性变小。作者披露,类似的基因趋异模式也在其它早期驯化动物(像猪和羊)以及驯化它们的古人的地理分布中得到呼应。Daly等的发现提示,不同人群间存在知识共享,它导致了平行的动物驯化路线及从近东向外扩散的多个途径,而非跨越亚洲西南部的大规模群体迁徙。作者还找到了可能有8000年之久的正向选择驯化特征(包括颜色)的证据。【COMMENT: KIT here could be KIT or kit if it denotes a gene 】作者说,色素沉着基因KIT与色彩斑驳特征有关,它为新石器时期山羊种群所共有。因此,正如在现代山羊中所见,优选某种颜色可能被用于对山羊进行区别或具有美学价值。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