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Release: 

记录伊比利亚人8000年的基因组变化史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据新的研究披露,研究人员用从270多个古代伊比利亚人身上所采集的DNA拼合出了一个长8000年的伊比利亚半岛的基因历史。除了揭示出塑造伊比利亚古代人群发生的重大事件外,这项研究还展示了从史前直到现在的古代DNA的高分辨率记录具有提供有关某个地区当代人群如何形成的详细信息的潜力。研究古代DNA可一窥由留下的基因遗物所能证明的古人的流动迁徙,它已成为拓宽我们对全球生物地理学了解以及基因混合如何促成了当代的人群与文化的日益有用的工具。伊比利亚半岛是当今的包括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地区,它位处北非、欧洲与地中海之间。据作者披露,伊比利亚有着与周围地区长期互动的历史,它为人类从地中海东部和北非向欧洲大陆内迁徙的基因学影响提供了理想的机会。Iñigo Olalde、David Reich和同事集合了271个古代伊比利亚人的全基因组数据并创建一个跨越近8000年的进入并充斥该地区的基因流向综合年表。Olalde等人从以往在各种考古环境中发现的古代人类遗骸(其中包括在近7000年前在某山边洞穴中埋葬在一起的一对有基因关系的兄弟)中抽取了DNA。该分析的深度与广度揭示了数个对伊比利亚半岛人的基因组历史具有塑造作用的事件。据结果披露,该地区中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的人口结构比先前认为的要复杂得多。作者还意外地发现了距今约2500年时伊比利亚半岛人早期与北非人的互动(尽管是有限的)。这些结果还揭示了从东方的东欧大草原(Pontic-Caspian steppe)的人类移民所造成的巨大冲击——到距今约2000年时,有近40%的伊比利亚血统和近100%的当地男性群体被来自草原的人的血统所替换。有趣的是,基因数据和语言学的结合揭示,当今的巴斯克人(他们显示了大量的草原血统)也缺乏塑造了伊比利亚其它地方人的后期基因混合事件的迹象。在相关的《视角》中,Marc Vander Linden对在考古学研究中的基于基因学的方法论所扮演的富有争议的角色进行了讨论,并对如何以最佳方式应用它提供了跨学科性的建议。Linden写道:“与其它任何革命一样,古人的DNA遗产不仅能根据技术发展得到检测,而且还能通过它的产生有意义结果的能力得到证明,其中包括但不限于由Olalde等人所记载的基因混合事件。”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