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Release 

过去四十年,中国是世界上食盐摄入量最高的国家之一

英国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最新研究证实:中国是世界上食盐摄入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过去四十年期间,成年人平均每日盐摄入量持续在10克以上,

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

英国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最新研究证实:中国是世界上食盐摄入量最高的国家之一,在过去四十年期间,成年人平均每日盐摄入量持续在10克以上,高于推荐量的两倍之多。

这项系统综述和荟萃研究由英国健康研究院资助、发表于美国心脏协会期刊,研究同时指出:中国儿童3-6岁食盐摄入量已达到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成人食盐摄入量最高值(每日5克),而大一些的孩子则每日摄入食盐近9克。

过多摄入食盐引起血压升高,导致中风和心脏病,而在中国,近40%的死亡是由中风和心脏病引起。

研究人员分析了中国居民食盐摄入所有已发表的数据(包括全国900名儿童及26,000名成人),得出结论:过去四十年中,中国居民食盐摄入量一直居高不下,并且南方和北方存在差异。

中国北方居民食盐摄入量居全球最高之一(每日11.2克),但在1980年代每日高达12.8克,之后逐渐呈下降趋势,尤其到2000年后下降更快。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在提高全民减盐认识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同时也因一年四季蔬菜丰富,老百姓对腌菜、咸菜等食品的依赖也逐渐减少。

然而,这一下降趋势并没有出现在中国南方,南方居民食盐摄入量从1980年代每日8.8克,大幅增加到2010年代的10.2克。主要原因可能是加工食品和在外就餐的增加,导致政府的减盐努力效果不大。这一最新研究结果与以往研究得出中国居民食盐摄入下降的结论并不一致,以为研究缺乏有力数据的支持。

钾天然存在于水果和蔬菜,以及低钠盐(钾盐)中。钾对血压的作用与钠恰恰相反:钠使血压升高,而钾则使血压下降。

研究人员对钾的摄入进行了分析,与食盐摄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四十年来,中国人摄入钾的量一直偏低,所有年龄段人群摄入量仅为推荐最少量的一半,甚至更少。

这一最新研究的主要作者Monique Tan来自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她指出:“在中国,减盐和增钾的行动当务之急。儿童期血压高将影响至成年期,导致心脑血管疾病。如果小时候吃盐多,成年后有可能吃更多盐,血压也会更高。此研究中高盐低钾的数据揭示了中国居民在未来存在极大的健康隐患。”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的何凤俊教授是中英减盐行动的英方负责人,她说:“虽然中国北方居民人均盐摄入量有所降低,但仍是WHO推荐量的两倍之多,而南方居民人均盐摄入量却在增加。在中国,大部分食盐摄入来自家庭烹饪用盐,而当前由于加工食品、街头小吃、餐馆和各种快餐连锁的快速发展,中国减盐行动来之不易的努力将受到影响”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心血管教授Graham MacGregor是中英减盐行动的总负责人,他指出“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一,目前中国急需一套切实可行的减盐策略。若整个国家在减盐的同时也增加了钾的摄入,将为全球健康带来巨大的影响。”

这项最新研究所发现的趋势,与此前一些研究得出“整个中国盐摄入量大幅降低”的结论不太一致。研究人员指出,以往研究盐摄入量的估算更多依赖对人们饮食习惯的调查,而此项最新研究全部采用24小时尿样的数据来确定盐摄入量,结论更加有力。

通过膳食方法评估盐摄入量不可靠,因为中国人饮食大部分盐来源于家庭烹饪,多变且难量化,另外,加工食品和在外就餐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两方面盐含量的测算也经常不太准确。

结语

更多信息,请联系:

Joel Winston

传播经理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医学和口腔学院

j.winston@qmul.ac.uk

电话: +44 (0)20 7882 7943 / +44 (0)7968 267 064

Terry Lu

传播经理

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中国)

tlu@georgeinstitute.org.cn

电话: 86 10 8280 0577-212

编者按:

研究文章:Tan M, He FJ, Wang C, et al. Twenty-Four-Hour Urinary Sodium and Potassium Excretion in Chin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Am Heart Assoc. Epub ahead of print 2019. DOI: 10.1161/JAHA.119.012923

解禁后点击网站即可下载论文: http://dx.doi.org/10.1161/JAHA.119.012923

与其他国家对比的结果

仅报告具备国家代表性样本24小时尿钠检测的国家

国家 人均盐摄入量(g/d) 参考文献

澳大利亚 9.0 Santos JA, Webster J, Land M-A, et al. Dietary salt intake in the Australian population. Public Health Nutr 2017; 20: 1887–1894

巴巴多斯 6.6 Harris RM, Rose AMC, Hambleton IR, et al. Sodium and potassium excretion in an adult Caribbean population of African descent with a high burde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BMC Public Health 2018; 18: 998

贝宁 9.9 Mizéhoun-Adissoda C, Houinato D, Houehanou C, et al. Dietary sodium and potassium intakes: Data from urban and rural areas. Nutrition 2017; 33: 35–41

加拿大 8.3 Mente A, Dagenais G, Wielgosz A, et al. Assessment of Dietary Sodium and Potassium in Canadians Using 24-Hour Urinary Collection. Can J Cardiol 2016; 32: 319–326

英国 8.1 He FJ, Pombo-Rodrigues S, MacGregor GA. Salt reduction in England from 2003 to 2011: its relationship to blood pressure, stroke and ischaemic heart disease mortality. BMJ Open 2014; 4: e004549

印度 9.1 Johnson C, Mohan S, Rogers K, et al. Mean Dietary Salt Intake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India: A Population Survey of 1395 Persons. J Am Heart Assoc; 6. Epub ahead of print 06 2017. DOI: 10.1161/JAHA.116.004547

意大利 9.7 Donfrancesco C, Ippolito R, Lo Noce C, et al. Excess dietary sodium and inadequate potassium intake in Italy: Results of the MINISAL study. Nutr Metab Cardiovasc Dis 2013; 23: 850–856

黑山共和国 10.7 D’Elia L, Brajović M, Klisic A, et al. Sodium and Potassium Intake,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Behaviour Towards Salt Consumption Amongst Adults in Podgorica, Montenegro. Nutrients 2019; 11: 160.

新西兰 8.5 McLean R, Edmonds J, Williams S, et al. Balancing Sodium and Potassium: Estimates of Intake in a New Zealand Adult Population Sample. Nutrients 2015; 7: 8930–8938

葡萄牙 10.5 Polonia J, Martins L, Pinto F, et al. Prevalence,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of hypertension and salt intake in Portugal: changes over a decade. The PHYSA study. J Hypertens 2014; 32: 1211–1221

萨摩亚 7.3 Trieu K, Ieremia M, Santos J, et al. Effects of a nationwide strategy to reduce salt intake in Samoa. J Hypertens 2018; 36: 188–198

美国 9.0 Cogswell ME, Loria CM, Terry AL, et al. Estimated 24-Hour Urinary Sodium and Potassium Excretion in US Adults. JAMA 2018; 319: 1209–1220

*用24小时尿钠检测方法测算盐摄入量,换算系数为2.5 (1克钠 = 2.5克盐),并未纠正来自与尿钠无关的损失。

中国不同地区盐摄入量统计

仅包括最新数据(即2010年代所收集的数据)

地区 盐摄入量(g/d)*

香港地区 7.6

广东省 8.5

江西省 8.9

天津是 9.7

陕西省 10.1

北京市 10.3

江苏省 10.6

上海市 10.9

黑龙江省 10.9

湖南省 10.9

甘肃省 10.9

辽宁省 11.5

重庆市 11.5

山西省 11.5

山东省 11.6

四川省 12.4

河北省 12.7

宁夏回族自治区 14.4

*用24小时尿钠检测方法测算盐摄入量,换算系数为2.5 (1克钠 = 2.5克盐),并未纠正来自与尿钠无关的损失。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